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集团网站
 
 首页  中心概况  中心新闻  科研动态  企业文化  人力资源  党群建设  合作交流  员工邮箱 
 
 中心动态 
 行业动态 
 部门动态 
 科技信息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心新闻 > 行业动态 > 正文
 
煤化所
2019-10-10 10:51   审核人:

三位锂离子电池研究者获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

北京时间1091745分,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揭晓,美国科学家约翰·古迪纳夫、英裔美国科学家斯坦利·惠廷厄姆与日本科学家吉野彰共同获得此奖,以表彰他们在锂离子电池领域作出的突出贡献,3人将均分900万克朗(约合人民币650万元)的奖金。

3位科学家研发的锂电池,开启了电子设备便携化进程。自从1991年首次进入市场以来,锂电池就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它可以储存大量太阳能和风能等清洁能源,使无化石燃料社会成为可能。

约翰·古迪纳夫是美国固体物理学家,是二次电池产业的重要学者。他目前是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机械工程和材料科学教授;斯坦利·惠廷厄姆现任纽约州立大学宾汉姆顿分校化学教授;吉野彰是日本化学家,现任旭化成公司研究员、名城大学教授。

今年97岁的古迪纳夫成为有史以来年龄最大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打破了2018年以96岁高龄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阿瑟·阿什金的年龄纪录。

他最早在美国耶鲁大学就读的专业是文学和数学,而化学只是大一时的选修课,但古迪纳夫后来却在锂电池领域获得辉煌成绩,被形容为“为锂电池而生”的科学家。多年来,他几乎每天都前往实验室,研究与锂电池相关的课题,至今仍未退休。

追溯起来,上世纪70年代,世界石油危机成为学术界关切的问题。今年的获奖者之一惠廷厄姆,正是从那时起致力于开发无化石燃料的能源技术方法。他与古迪纳夫因在锂电池领域取得的开拓性研究成果,在2015年被汤森路透预测为诺贝尔化学奖的候选人。

而从1981年开始研究锂电池的吉野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做研究的原始动力是我的好奇心,它驱使着我前进。”

上述3人都被誉为“锂电池之父”。多年来,锂电池一直被各种诺奖预测“看好”,今日众望终有所归。

诺贝尔奖的创立者瑞典科学家阿尔弗雷德·诺贝尔本人就是一名化学家,曾发明硝化甘油炸药。按照他的遗嘱,诺贝尔化学奖旨在颁给化学方面有重要发现和取得重大成果的人。

来源:《国家石油和化工网》

 

中国石油在鄂尔多斯盆地发现10亿吨级庆城大油田

929,中石油集团在北京召开油气勘探成果新闻发布会,公布了两项非常规油气领域的重大勘探成果。今年在鄂尔多斯盆地长7生油层内勘探获得重大发现,新增探明地质储量3.58亿吨,预测地质储量6.93亿吨,发现了10亿吨级的庆城大油田。在四川盆地页岩气勘探获得重大进展,在长宁-威远和太阳区块新增探明页岩气地质储量7409.71亿立方米,累计探明10610.30亿立方米,形成了四川盆地万亿方页岩气大气区。

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李鹭光表示,近年来,中国石油按照“国内勘探与生产业务加快发展规划方案”总体部署,加大科技创新和关键技术攻关,积极向生油气源岩内挺进,在鄂尔多斯盆地、四川盆地取得了重大勘探成果。

在生油层内非常规勘探开发领域,中国石油在成藏地质理论、工程技术、规模有效开发等方面持续攻关,在鄂尔多斯、准噶尔、渤海湾、松辽、三塘湖等盆地生油层内勘探开发见到初步成效。特别是在鄂尔多斯盆地,2019年新增探明石油地质储量3.58亿吨、预测地质储量6.93亿吨,发现了储量规模超10亿吨的庆城大油田,目前基本建成百万吨级的开发示范区,预计今年产油64万吨,近几年具备建成300万吨的产油能力。鄂尔多斯盆地长7生油层内石油资源实现规模有效勘探开发的重大成果,对我国生油层内石油资源的勘探开发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和引领示范作用。

在页岩气勘探开发领域,中国石油在四川盆地建成长宁—威远和昭通两个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创造了国内第一口页岩气直井、第一口页岩气水平井、第一口具有商业价值的页岩气水平井、第一座页岩气“工厂化”作业平台等10多项国内第一,逐步形成了适合四川盆地复杂地质地貌条件下的页岩气勘探开发配套技术,对我国规模有效开发页岩气资源发挥重要的推动作用。今年预计生产页岩气77亿立方米,年底将建成超100亿立方米的年生产能力。特别是2018年以来,新增探明页岩气地质储量7409.71亿立方米,累计探明10610.30亿立方米,形成万亿方页岩气大气区,对增强我国天然气供给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来源:《国家煤化工网》

 

我国将从明年起取消煤电联动机制

2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尚未实现市场化交易的燃煤发电电量,从明年11日起,取消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将现行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机制。

这意味着,我国将告别已经实行了15年的煤电联动机制。

“这一部署的核心是市场化,即进一步加大电力体制改革力度,加快建立市场化电价形成机制。”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行业发展部副主任叶春说。

为解决“市场煤”与“计划电”的矛盾,我国于2004年底出台了煤电联动政策,即根据煤炭价格波动相应调整电价。

近年来,我国加快推进电力体制改革,将过去执行“政府定价”的计划交易转为双方“协商定价”的市场化交易。当前,燃煤发电市场化交易电量已占约50%、电价明显低于标杆上网电价。因此煤电联动机制已经失去其原本意义。

按照此次会议要求,新机制的基准价按各地现行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确定,浮动范围为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具体电价由发电企业、售电公司、电力用户等通过协商或竞价确定。

为降低企业成本,会议强调,电价明年暂不上浮,特别要确保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只降不升。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完成电力市场化交易电量达1.1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9.3%,占全社会用电量的32.4%。电力直接交易电量平均降价幅度3.4/千瓦时,减轻企业用电负担约300亿元。

来源:《国家能源局》

 

中煤协原会长王显政:煤炭产能过剩已成为常态

103,新京报记者自中国煤炭工业协会获悉,协会原会长王显政表示,煤炭产能过剩已经成为常态。全国煤炭结构性不足与总量长期过剩的格局已经形成。从全国煤炭需求形势分析,煤炭消费总量增长空间越来越小。

中煤协刊发的一篇《王显政谈煤炭工业发展70!》文章表示,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煤炭年产量由1949年的3432万吨,增加到1978年的6.8亿吨,再到2013年的最高点39.7亿吨,煤炭在一次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中长期占比75%70%,支撑了我国GDP1978年的3645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90万亿元,年均增速达9%以上。

数据显示,全国煤矿数量由上世纪80年代的8万多处减少到2018年的5700处左右。建成了年产120万吨及以上的大型现代化煤矿1200处左右,煤炭产量占全国的80%以上;建成了千万吨级煤矿42处,产能6.7亿吨/年,在建和改扩建千万吨级煤矿37处,产能4.7亿吨/年。

王显政表示,进入新时代,我国以煤为主、多元发展的能源方针不会改变,对煤炭行业未来发展的信心要更坚定。这种信心来自五个基本判断。

王显政指出,第一个基本判断是:两个不变,即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结构中的主体地位和作用不会改变,以煤为主、多元发展的能源方针不会改变。第二个基本判断是:煤炭产能过剩已经成为常态。全国煤炭结构性不足与总量长期过剩的格局已经形成。

王显政表示,从全国煤炭需求形势分析,煤炭消费总量增长空间越来越小。多家权威机构预测,全国煤炭消费峰值在42亿吨至43亿吨。目前,全国煤炭消费总量在40亿吨左右。从全国煤炭产能情况看,截至201812月底,安全生产许可证等证照齐全的生产煤矿产能35.3亿吨/;在建煤矿产能10.3亿吨/年,考虑有的煤矿批小建大等情况,全国煤炭总产能在48亿吨左右。产能过剩态势明显。

王显政认为,要着力推动煤炭行业实现七个转变。其中包括促进发展方式由数量速度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推动现代煤化工产业发展,促进煤炭产品由燃料向燃料与原料并重转变;推动煤炭市场交易体系建设,促进由不完全市场向完全市场化转变。

来源:《国家煤化工网》